长长的一天

昨天早上5:30起床,洗漱,吃饭。六点多开始挨个接人(三个同去的坐我的车)。
折腾到6:30总算正式出发了。一路上开车倒是很顺利,没走任何弯路两个小时十
分钟就到了目的地(Mansfield University,在宾州)。到了之后发现我们来早
了20分钟的样子。不过无所谓,正好上厕所,换衣服,稍微热热身什么的。

原定9点钟开打的男单,大概拖到9点15才开始。写到这里我又在想,这些多出来
的时间用来睡觉该多好,还是没有比赛经验啊,呵呵。我平时属于晚睡晚起型,
昨天是很久以来第一次看见日出,淡黄色的太阳就从高速公路的一侧慢慢升起,
很漂亮呢。

正式开打是这样的,前两场是分组赛,比赛一局21分制,第一场赢了的进A/B组,
输了的进C/D组,第二场赢了的进A/C,输了的进B/D。之后就是淘汰赛,15分三局
两胜。国际羽联的7分制改革看来在美国这里没有什么市场。

第一场分组赛我对一个美国光头,确切的说是地中海,边上有点头发,呵呵。上
来练球的时候光头很菜,回球不到位,杀球无力,步法迟钝。我心中暗喜,有机
会,这是个假A/B水平的球员,说不定赢了此公我就能混进B组了(我是C level的
球手)。结果真正打起来就发现糟糕了,此人完全变了一个人,挥拍击球虎虎生
风,脚下移动步法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但果然是B level的,而且明显是比较强
的B level选手。好在可能是因为第一局还没适应场地的原因,回球失误率比较高,
这样才让我拿了14分。输了这一局,我就进入C/D分组。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场地的确是很糟糕。在我们学校自己的场地,灯光是向上射
的,到天花板反射下来照明,一点也不晃眼。这里呢,大灯直接从顶上往下照,
高球过来,我一抬头,白花花一片啥也看不见。整个男单比赛我大概就用过两次
之前苦练了很久的起跳杀球,两次都是跳起来往上看连球毛都找不到就失误了。
所以之后就再也不敢乱用。还有就是地上有无数多的红白蓝绿色的线,真是很容
易搞混,不像我们那里只有羽毛球和篮球两种线,而且打习惯了根本不会出错。
从这一点来看,主场还是很有优势的。不过这些都是借口,说明的是我打正式比
赛经验不足。人家老光头就比我适应得快。

第二场分组赛我运气比较好,对一个13,4岁的印度小男孩。这个小孩一看就知道
是受过正规训练的,握拍,步法什么的都很像模像样,但毕竟人小,力量太差,
后场和我对拉根本拉不到我的底线。这样我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这一场。

接下来的一场可能是是我自打羽毛球开始以来打得最艰苦的一场比赛。对手是个
50岁左右的美国老头,别看他年纪挺大,对拉和跑动却一点都不落下风,而且发
球和劈调的球路非常刁钻古怪,我开头很不适应,先输了一局12:15。第二局我慢
慢适应了他的球风,开始主动平高压他反手后场之后连续点杀,靠多拍杀两条边
线调动他得分。但是老头也不是吃素的,他的节奏也比第一场快了。总之就是控
制与反控制,这一局最后我以15:12拿下。第三局我们两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他发现给后场高球我能够杀点之后多了不少质量很高的对角短球,等我到前场之
后再挑我反手后场,这样我就基本上没办法组织进攻;不过我昨天后场大部分时
间仍然坚持打头顶,反压他后场两个大角,偶尔实在没办法被迫打反手球还都比
较争气能够打到他的底线。因为体力下降的原因,他也杀不死我。杀球过来我一
档,球到前场,老头又拼命跑到前场过来跟我斗短球,然后起后场。这样谁都没
有快速解决对方的好办法,大家就这么没完没了的rally,每球必争,每一分都要
来回拉锯交换无数次发球权才能拿下。最后纯粹是因为我比他年轻才以15:10拿下
了这一局,这样我就进了C组的半决赛。

后来我们俱乐部的老大(我们的男单头号)跟我说,我们旁边那个场地已经换了
三拨人了,我们还在打,他简直佩服死我们了。

再下来一场半决赛,碰到的居然是我的双打partner。他是个美国本科小孩,平时
我们经常在一起训练,我对他的球路比较熟悉,所以两局干净利落的赢了,都在
10 分以内没给他任何机会。这样我就进入了决赛。

这里说一下,我们罗切死特大学有两个羽毛球俱乐部,一个主要是本科生,而且
大部分是美国人;一个是研究生的,有一多半是中国人。我在研究生的俱乐部里
头算是中游水平,但我是本科生俱乐部里头的老大。那些小孩实力上平均和我有
5分的差距,而且经验没有我多(也就是说没有我坏),所以打起来输的还要多一
些。但是他们体力极其充沛,假以时日会越打越好的。

我下场休息的时候发现了很不幸的一件事情:我右边大腿肌肉抽筋了。队医(我
们UR的女单头号)过来给涂了不少药膏,我又在她指导下做了很多牵引拉伸什么
的,总算能站起来走路了,但是还是没办法太用力。我就这么上了决赛赛场,结
果么也就可想而知了,两局只拿了4分还是5分就输掉了。那个对手实际上水平并
不比我强,我们UR队的另外一个小伙子也有点伤病,和他打半决赛,两局都拿了
十多分。那个小伙子平时和我水平相当互有胜负。他也倒霉,比赛前发现左腿有
些发麻,但是报名了也只好硬着头皮打到底。

这样男单就结束了,我最后拿到了一个小奖杯,C组男单亚军。还挺漂亮的,呵呵。

接下来没休息多久就开始打男双。我的大腿肌肉始终不对劲,不过好在我的搭档
对我言听计从配合得很好,而且主动在后场替我分担了不少压力,所以我们一个
弱C加上一个伤兵,居然还赢了一对C组选手,只是在8进4的时候被那个男单淘汰
我的光头加上一个美国小孩给菜了。不过输得也不算太难看,第二局我们拿了12
分呢。

今天我体会到了打双打的时候策略有多重要。拿我们在分组以后赢的那场比赛来
说,第一场我们的对手发现我不怎么能动,就经常想办法调动打我这边的后场。
但是第一我的搭档替我补位非常卖力,第二我虽然奔跑不行,但如果对方回高球
质量不好的时候我还是能退一步斜着身子杀球所以并不吃亏。这样我们第一局赢
得很轻松。第二局对手明显改变策略了,开始打标准的双打套路:斗平抽,基本
不放高球。结果我们一会儿就给人家打成了10:4, 11:5,12:6。眼看就要输掉这
一局了。这个时候我决定冒险赌一把,就跟我搭档下命令,坚决起高球打他们后
场。我自己最后就连发球都改打高球(真的是很高很高的高球,我平时专门练过
那种直上直下几乎碰到天花板的双打发球)本来在双打比赛这基本上等于自杀,
但昨天的场上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那两哥们杀球比较软根本杀不死我们不说,一
进攻起来还特边乱,互相跑位配合一点也不默契,两个人会去抢球杀一塌糊涂。
还有那个直射下来的灯光也帮了我大忙,他们两个对我的超高球明显不适应,直
接杀球好多失误,到后来都不敢杀了,又只好一板拉到我们的后场送给我搭档杀。

我们就这么一分一分的追,最后竟然打到加分,17:16拿下了这一局。

还有后来对光头加年轻人的组合也是。第一局我们才拿了3分,完全是输得一点脾
气都没有,但第二局我们又改变了策略,想办法把那个弱的年轻人引到后场,让
光头无可奈何的到前场,然后就起高球让弱的一方杀。此君杀得兴起就忘了跑动,
被我们加速回到另外一个对角就没反应了,实在是光头太牛,能够不时前后跑动
分担压力,否则我们多半能拿下一局。

男双被光头组合淘汰之后我的比赛就结束了。之后还有混双的比赛,我们UR队有
两对组合分别进了A和B组的半决赛,所以还得一直等着不能走。等到最后所有我
们的混双比赛都结束了,女孩子们洗完澡,人家的决赛也正好打完。这时已经是
晚上9点多一点了。我拖着像是灌了铅的两条腿,开车回家。到Rochester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11:20,一般的饭店都已经关门了,我们总算找到了一家酒吧吃上了热
饭。等到回到家收拾一下,上床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真是超级漫长的一天啊。

说道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四个人正在点菜,一个人走过来和我打招呼,他
是我以前在数学系教过的一个学生,他告诉我他认出了我来,所以过来和我打一
个招呼。他还告诉我他今年就本科毕业了,之后去NYU读law school。他是当年我
们班上最好的学生之一,和我关系也很好,常来我办公室问我问题。当年考完期
末考试后,他还专门准备了一把扇子一盒高丽人参送给我(他是韩国人),让我
感动不已。隔了这么多年再见到他,真让我有种桃李满天下的成就感,呵呵。

好了,说说技术上的感受吧。

第一是体力分配。当然我体力消耗最大的是男单C组第一场比赛,但是病根子是在
分组赛第一场。如果我有经验的话,发现打不过,就不应该奢望跳级打A/B,而应
该节省体力好好打本分的C组。当时是第一场,而且非常兴奋,所以不觉得满场跑
累。跟他血拼拿了14分实在没有任何必要。这个家伙后来在B组碰到了我们的老大
也是后来的B组冠军,还让我们老大头疼了好久――有A实力的老大还输给他一盘
呢。

我们老大怎么会跑去打B组呢?当然不是他报名填了B组,而是他在A/B分组赛上被
一个外地来的老印给菜了。另外一个有A实力的牛人,康乃尔的2号男单也被一个
从缅因开车8个多小时,专门在这里找旅馆住下来的过江猛龙给菜了,所以也只有
郁闷至极的去打B组,还碰到了同样郁闷的我们的老大,结果是他在B组都只能拿
个亚军,呵呵。后来打赢了我们老大的老印拿了A组的冠军。缅因的牛人却没有进
决赛。

说起来我们的女单头号还算比较争气,勇夺女子单打A组冠军。但是这次她也遇到
了真正的麻烦,对手是一个扎着马尾巴一身黑衣的小姑娘,打法剧凶狠整个就是
男性选手。我们女老大沉着应战,最后三局打得快散架了才赢下来。我们算了一
下小分,39:38,她才多拿了一分而已。之后我亲友团狗仔队去采访黑衣少女,才
知道她在加州的时候曾经在美国国家队集训过,难怪打法如此凶狠了。

我们老大在回家的路上不断恨恨的说,力量还是太重要太重要了。有了力量,就
可以弥补技术上的弱点。然后又教育我们,回家后都给我去玩杠铃去,以后人人
都要报名参加美国羽毛球协会,要包车去打大的,美国羽协赞助的比赛比如说底
特律公开赛,波士顿公开赛什么的,争取把我们UR队弄成一流强队。我们几个人
面面相觑,不敢吱声。:-)

  1. #1 by 匿名 on 四月 28, 2006 - 2:02 上午

    总算过了瘾了

    • #2 by qiuxing on 五月 1, 2006 - 4:04 上午

      累得我一个星期都在哼哼,我容易吗?:-)

  2. #3 by 匿名 on 四月 28, 2006 - 5:16 上午

    没想到LZ还是羽毛球爱好者呀
    本来是来看前一篇关于女性的文章的,没想到有这么精彩的比赛回忆。我们这眼看着也要比赛了,可惜我水平太差。打不了单打,只有双打了。看来还要多多学习和进步呀。

    • #4 by qiuxing on 五月 1, 2006 - 4:06 上午

      Re: 没想到LZ还是羽毛球爱好者呀
      你是男的女的?如果是男的,还是打打单打吧,这叫挑战自我极限,赫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