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要出ARM版的Windows了 — Linux阵营的重大利好消息

如果微软没撒谎的话,Windows 8会有一个ARM port,而这个玩意和现在的Windows CE不一样,它的内核和绝大部分code base会和它的big brother, 正常桌面版本的Windows一样。

从Redmond的角度来讲,这个举动非常正常。毕竟,移动和嵌入式装置才是未来的增长点,普通的PC市场已经“成熟“了。而且,苹果搞一个操作系统,多个硬件平台ports也有好多年了,效果很好(好到黑莓的整个决策层彻底被骗,陷入空前被动),也等于为它作了一番市场调查。

从长远来看,我认为这一举措要么会是微软白砸钱以完全失败而高中,要么就是中短期成功,但长期来讲很可能会给整个Linux社区带来巨大的利益。原因如下。

  1. 和Apple当年从PPC转向x86平台不同,ARM没有x86芯片的计算速度快(ARM的优势在于简单,便宜,省电),所以单搞一个类似Rosetta那样的模拟器是不行的,效率上跟不上。任何一个像样的大型软件都必须重新编译。另外一点苹果比微软牛的地方在于他们比微软还要恶霸,软件硬件通吃不说,而且苹果当时也包括现在都牢牢掌握其生态系统的核心决策权力,再加上船小好掉头,他们要让所有(其实也没多少)写苹果软件的公司重新编译,它们再不满意最后也都从了;他们还决定要让人编译成双二进制代码(同时能在PPC和x86上跑的fat binary),马上这个就成为行业标准;至于苹果的“上帝“,用户们–苹果今天说PowerPC是人类文明最高的体现这帮人就会说是啊x86简直就是一坨屎,明天说其实还是Intel的x86好同样的一帮人马上又给自己找原因找寄托证明其实自己一直都觉得x86才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微软可没有这么忠心耿耿的客户群和俯首帖耳的第三方软件供应商。所以微软的这种转型要比苹果困难的多。
  2. 再来讲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一个普通用户为什么要选Windows? 答案多半是因为几乎所有的软件都是为Windows写的,而不是说Windows那个界面本身有多了不起。现在张三买了一台ARM+Win8的最新最酷的平板电脑回家,发现他从电驴上当下来的盗版Office没法装了;他一上网,又发现播放一个视频要插件,这个插件当然也是x86才能用的;最后他说老子不上网不用Office了,老子接个摄像头打印机照相机什么的当家庭娱乐机用好了,结果发现所有的硬件驱动也都不能用。这样的Windows有什么用?还不如Linux或者Android,至少你知道那是个不同的东西有不同的装软件的模式。销售这种硬件的厂家也会很头疼,要不停的接客服电话跟他们讲“桌面Windows“和“移动Windows”的区别,要解释很多东西你就是装不了—-不是微软的责任而是第三方供应商不肯“重新编译一下“。但从Linux论坛上用户的提问来看,用户们可不会买这个帐,他们宁愿相信不能跑某个应用程序一定是操作系统的错。
  3. 我们现在假设前面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作为行业老大的微软又一次赢了,ARM+Win8最终取得了成功。那时几乎所有的软件包括中国的网银们都开始写portable的程序,并且会搞cross compilation了。我认为这个前景对所有的用户,当然也包括Linux用户们来讲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很多厂家不愿意为Linux写程序的原因是porting成本太高。很少有人和钱包(公司的或者是个人的)过不去,即使Linux只有1%的市场份额那也是几千万人的市场,比很多国家都大了。如果一个软件的源程序本来就写得比较好,易于port,只要很小的改动就能在另外一个操作系统上跑,我相信大部分厂家都会愿意开发Linux, OSX, 等等的程序。而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因为应用程序多了,用非主流操作系统的人也会多。这里多说一句,从portability的角度来讲,其实微软自己的代码还真不算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早的Windows NT就是同时在x86和MISC上开发的,后来的Alpha,Itanium ports也都还不错。关键是第三方Windows程序员的水平太烂了,这里又以中国当时随着盗版Windows和计算机考级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为甚。
  4. 还是假设ARM+Win8成功了。但这个成功来自另外一种(说不定更大的)可能,就是基于网络的应用终于成了主流了,Java/.Net/JavaScript/。。。等等不需要cross compilation的程序最终赢得了胜利,那么当然底层你用什么CPU也就无所谓了。这件事情对于所有非主流操作系统用户来说是一个更大的利好消息:因为模拟一个.net解释器的成本比模拟一个Windows要小太多了。如果当真有一天应用程序都在云端了那谁还会在乎本地操作系统是Win8还是Android还是Haiku?

几年前Firefox刚刚兴起(出1.0版左右)的时候我在MITBBS Linux版曾经说过假如Firefox真的成了一个让人不可忽略的浏览器,那么事后看当年netscape决定开源恶心一下微软就是Linux一个起死回生的重大事件,搞笑一点的说就是自从发明了烤面包机以来最好的事件。

为什么?浅显一点的说是因为有了一个好使的主流浏览器Linux才有了可用性(想像一下如果你现在用Linux但只有lynx上网,你还能用Linux当桌面吗),才能够保住现在的1~2%的市场份额;深刻一点的说是因为计算机的未来属于网络,而一个开源,跨平台的浏览器参与竞争能保证网络相关的标准不会被一家垄断,从而让因特网继续成为创新,开放的平台,才会有google, facebook, twitter在微软垄断了桌面系统,击溃了网景之后仍能成长起来,改变我们这些现代人社交,分享信息的方式,甚至改变我们对什么是社交本身的认识。

 

, ,

  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